feed-image RSS

一分鐘牧養

近年的暑假,有家長聯絡我,告訴他們的孩子會來我們教區的大學留學,有家長還訴說:他們孩子患有憂鬱症或躁鬱症,如果他們來我們的教會,著我多留意他們的心、身、靈的需要。我多會問他們的孩子是否需要吃藥,因為一經吃藥,就不能戛然停止,需要經醫生評估才可減藥或停止服用。我不是專家,但也接觸不少個案。根據台灣衛生處網站資料:憂鬱症或躁鬱症的致病原因,整體來說是大腦內的神經物質分泌失調而產生;原因1遺傳基因、家屬病史2遭遇重大創傷,如親人離世、失業、喪偶等3成長歷程的心理陰影4人格特質5藥物影響6腦部相關疾病7腦內神經分泌失調8人際關係疏離9懷孕、生產10負面情緒影響。許多內外的因素構成,如家庭壓力,個人情緒波動,也可能導致體內分泌不正常物質或發生障礙,進而影響情緒或生理反應。近日,輔導機構發布香港的社會事件發生後,令求助個案增加了不少。學年開始前,有家長擔心子女而聯絡我是自然的事,有家長訴說:近日據新聞報導,香港社發生撕裂事件,人們天天看轉載的視頻或新聞布導後,有抱不平者憤怒,有嘆息者心煩,受著影響的年青人不計其數,其中出現憂鬱症或躁鬱症徵狀也不少。基督徒有什麽話說呢?箴言書17:22「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應對憂鬱或躁鬱症狀的良藥是喜樂則無爭議。良藥之前的病因可能是箴17:2021所說:「心存邪僻的,尋不著好處;舌弄是非的,陷在禍患中。生愚昧子的,必自愁苦,愚頑人的父毫無喜樂。」愁苦和豪無喜樂則出於心態和行為不正有關。牧師以箴15:13贈言「心中喜樂,面帶笑容;心裡憂愁,靈被損傷。」,盼望我們有智慧格言來幫助我們護心,免於不良的影響,求主讓我們長出聖靈喜樂的果子,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

加拉太書5:2223告訴我們,“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聖經也清楚地表明,聖靈的果子在基督徒信主耶穌基督的那一刻起,就得到著了聖靈(羅馬書8:9;哥林多前書12:13;以弗所書1:1314)。聖靈進入基督徒生活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要改變他們的生活,從醜惡變美善,從吝惜變慷慨,從自私變博愛,一切都變成新的了。聖靈的工作正使我們與基督的形象相稱,讓我們更像祂。聖靈所結的果子中第一種特質「仁愛」,在聖經中佔有重要的位置。華人熟悉的亞聖孟子說:「人之異於禽獸者,在其有仁義禮智。」仁義禮智,見於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 「仁」──即無私的普遍的惻隱或不忍之心。也是孝悌為「仁」之本。在華人推崇也以「仁」為首,跟著「義禮智」的本質來驅分人與動物的分別。當人們只有仇恨撕裂,「仁」的果子就沒有土壤來生長,在互相敵對的狀態下,「仁愛」為首的果子就有所欠缺,聖靈的果子便有虧損。如果我們用聖靈建基的樹作比喻,當它長出果子來,卻欠少了「仁愛」,怎會完善呢?加拉太書5:6「因為在基督耶穌裡,受割禮不受割禮都沒有功效,惟獨使人發出仁愛的信心才有功效。」支持受割禮和不受割禮都是持相反意見和相反的立場的人,但在耶穌基督裡就沒有效用,唯有「仁愛」才有效用。我們不去掉棄「惱恨」去存「仁愛」,我們還會結出聖靈的果子嗎?無論中外,都特顯「仁愛」之重要,哥羅西書3:8但現在你們要棄絕這一切的事,以及惱恨、忿怒、惡毒(或作“陰毒”)、毀謗,並口中污穢的言語。當我們棄絕這些惡毒跟咒詛,就必長出「仁愛」的果子來。

在基督教文學的類別中,有稱為喻道故事的小说,即是以故事形式来表达基督教的信仰和价值观,例如C.S.Lewis路易斯,喻道小说「獅子·女巫·魔衣櫥」,也拍成卖座电影,颇受欢迎。今天牧师分享的喻道故事:「耶稣在現場」是想藉着小故事來道出耶稣基督的大愛精神,如何在這個撕裂的時代,鼓勵信徒緊守愛人於己的崗位,回應時代的挑戰。

故事:在香港的某一天,地跌站出现一班穿著白衣的人,手持藤條、木棍、铁通在月台追打一群人,人群慌忙地走進停泊在月台的車廂,白衣人衝進車廂,不由紛說地擊打群眾,耶稣突然在車廂出現,祂以手臂擋著白衣人的襲擊,也以身驅擋著武器無差別的襲擊,保護在場的人群,祂被打至頭破血流,身体多處受傷,在混亂之際,耶稣想起在客西馬利園禱告之後,耶稣對眾人說:“朋友,你來要做的事,就做吧!”於是那些人上前,下手拿住耶稣。有跟隨耶稣的一個人,伸手拔出刀來,將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一個耳朵。耶稣對他說:“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太26:5052),之後, 他们就吐唾沫在他面上,用拳頭打他;也有用手掌打他的,说:“基督啊,你是先知,告訴我们打你的是誰?”,耶稣沒有揭穿每個白衣人的真正的身份,只是代替群眾受酷刑般的襲擊,之後,祂不發一言就消失了。又有一天,耶稣來到機場,見到很多年青人和平地聚集,他们拿着標語,歡迎來港人士。突然間,耶稣看見有一群人在起哄,祂去看個究竟,原來有一位自稱旅游人士給捆綁,起因是他探頭探腦地用手机拍攝人群,惹來群眾怀疑他的真正身份和企圖,他給捆綁後還聲稱支持香港警察,群眾便惱怒起來並將他捆綁。耶稣想上前為他解圍,但群眾已經失控。耶稣看到這個人顯出無奈的眼神,耶稣感受到他那一刻的無助。一些衝動的群眾,向他拳打腳踢,耶稣也忍不住彎下身來代他受了亂腿,祂身上的衣服布滿鞋印。群眾還在議論,為什麼給捆綁了還要向群眾說「撐警察」,是否他是「喬裝的武警」嗎?無論如何,群眾相信這位自稱「遊客」是活該的。耶稣擋著拳腳向群眾解釋捆綁這是是不該的。那時群眾怎會聽得入耳呢?昔日群眾曾經說:「釘死祂」,耶穌在十字架時,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兵丁就拈阄分他的衣服。(路23:34)。隔了幾週,耶稣又在地跌的月台出現,見到穿著制服的人,走進車廂無差別地用胡椒劑及揮棒勾打市民,於是耶稣大聲喝止這班失控穿制服的人,當中有人認得祂好像是畫像上的耶稣,於是口中喃喃地說:「耶乜母親」,喝令耶稣离開。耶稣當然沒有離開,祂也用手臂抵擋及用自己的身驅擋著瘋狂的施襲,讓民眾得以安全,這次祂也弄至偏体鳞傷,當車門關上時,耶稣也消失在車廂中。「耶稣在現場」只是喻道故事而已,如果耶稣真的在現場,你會聯想什麼呢?這罪歸於始作蛹者,是罪歸於群眾或是罪歸權勢的一方呢?剛過的星期五,牧師接受眼部手術,會有有短暫的失明,到眼睛就明亮時,盼望一切都改觀,沒有恨、只有愛,就感恩無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