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image RSS

一分鐘牧養

英國人見面時,很多都以天氣來打開話題,也有人用春、夏、秋、冬在一天裡發生來形容英國的天氣的多變。天氣的變化亦會影響人們的心境,陽光普照的日子帶給我們生氣勃勃,傾盆大雨令我們沉靜,縷縷輕煙令人迷惘,天氣的變化總教影響著我們。創世記記載,當亞當和夏娃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在(創3:8)天起了涼風、耶和華 神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 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 神的面。從那時開始「天起了涼風」,天氣起了基本的變化。 (創3:21)耶和華 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給他們穿。也顯示人類從此要加添衣服來適應天氣,還預備了皮衣給我們保暖,直到如今。天氣的轉變對人類有著重要的作用,各地民族因應各地天氣而調適生活,華夏觀察天氣長出了傳統智慧: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中國的「冬至日」就是太陽直射南迴歸線。 「冬至日」亦是北半球(北迴歸線以北)一年之中白晝最短之日,該日是用作慶祝日照漸長及豐收的日子。地還存留的時候,稼穡、寒暑、冬夏、晝夜就永不停息了」(創八22)。有些基督徒將我們屬靈經歷,不論是春、夏、秋、冬都永不止息的。神永不止息地保守我們四季平安,我們怎樣來回報神的慈愛呢? 【唐朝】 作者:【李紳】“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一日之計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如果我們要為神撒種,就必要預備,雖然英國的天氣還像寒冬,但預備工作或許不能缺少,首先我們預備一下,在心田裡除去荊棘,揀選合適的種子,選擇合適時機,行動起來,到「冬至日」就必可以收成和慶祝了。

香港電台推出一節目由視障人士製作,以第一身角度與聽眾分享「盲俠」的世界。活躍於音樂、運動、科技、藝術等不同的專業範疇的「盲俠」會在節目內分享他們的「盲俠道」,為大家開拓一個對盲人的全新想像。每集邀請新失明人士和交流失明後的困惑和希望,透過分享聽眾可了解失明的迷惘,亦讓同樣身處復康階段的殘疾朋友得到對生命的新想像和希望。其中一集邀請了我的老朋友朱偉正醫生擔任主持,講解大眾對眼睛疾病的認識。朱醫生早年畢業於格拉斯哥大學,在伯明翰醫院工作,是好弟兄一名,近年,他了眼睛退化症,前兩、三年手術失敗導至失明,上次去香港時,他約了我在盲人中心見面,他告訴我要從新適應生活,又失去了原來的工作,只能做 part-​time 顧問工作,薪酬是以前的四分之一,他告訴我,現正幫助香港電台主持一個叫「盲俠道」之「醫學道」的特輯。他相藉著特輯來告訴聽眾,怎樣從憤憤不平到接受現實,又由接受現實到摸索前路,又由問為什麽偏偏選中我,到無怨無唉,當中學習的功課並不容易。最近,他認識了一位女朋友,這位姊妹加拿大出生,八歲時患了一種罕有的疾病,一百萬人先至有一個,導至失明。我曾經問她,有沒埋怨上帝呢?她說:「沒有」只有「感恩」,她努力在加拿大完成教師學位,成為一個合格教師,而且曾經在中學教書,她又回流香港,在工作坊教普通人製作曲奇餅,她認識朱醫生之後,同時盲人,他們都相信是上帝的安排,沒有「失明」就沒有機會彼此認識對方,在苦難中,他們總能積極面對人生,怨憤無助找尋出路,能成為生命的鬥士,就只有信靠上帝。苦難使人成長,困難使人產生倚靠。保羅說:「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羅馬書5:35節」

這一、兩年,年青人流行一個潮語「佛系」,含意是對事情的發生的一種佛教「禪」態度,抱著盡人事,聽天命的心態,不注重結果。該詞最早來源於20143月,日本著名女性雜誌《non-no》提出了“佛系男”概念,定義有六個特徵:認為人生「興趣最重要」:依照自己的步調行動;嫌戀愛麻煩;不想顧慮別人;完全不需要有朋友;和女生相處會覺得很點累。我想「佛系」流行起來,可能與這代的年青人生活迫人,收入緊堪糊口,沒有向上爬(香港人稱為上位)的機會,又在競爭激烈的環境裡,失去了鬥志,頓覺「佛系」起來。 201712月,“佛系青年”詞條刷遍朋友圈,火紅遍於網絡。 「佛系」作為一種文化現象,有看破紅塵、按自己的方式來生活,不問世事的一種生活態度。該詞衍生出“佛系青年”“佛系子女”“佛系父母”“佛系生活”“佛系學生”“佛系購物”“佛系戀愛”“佛系飲食”等一系列的詞語。 20181219日,「佛系」一詞被入選國家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2018年度十大網絡用語”。夠竟「佛系」人生態度是好是壞呢?牧師不評論好、壞,但失去人生鬥志,只龜縮於不問世事,只以個人感覺為優先的生活,在基督教的角度裡,也許有違基督徒的「博愛」精神,「博愛」者就是神愛世人,不分種族,甚至惠及動物和大自然。彌迦書 6:8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 神同行。這句經文包含了基督徒的行為準則,是積極的面向世界,而不是「不理世事」。我們在生活的層次裡,沒有活出「與神同行」生活,就不會關心別人靈魂和肉體的需要、也不關心公平、公義的要求。我們不問世事,又怕惹上麻煩,也不顧慮別人,只依照自己方式生活,孤芳自賞,自私自利,自己興趣和感覺為優先,那怎能活出基督徒的樣式呢?不如我們稱自己為「佛系基督徒」,龜縮於自我世界裡,做個又懶又惡的僕人。牧師不喜歡「佛系」這個潮語,也不喜歡你們做「佛系基督徒」,如果我不來勸你們積極做基督徒,我便是「佛系牧師」了。盼望這個世俗想法的潮流,早日退潮。讓我們一起不隨波,不逐流,做個「乘風破浪」的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