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image RSS

一分鐘牧養

這個星期一,我和師母探望一位正在垂危的嘉文姊妹,上星期醫生已憑經驗告訴她的家人,嘉文將過不了(週六),她的兒子正在泰國渡蜜月,接到消息後趕回來見她最後一面。當兒子踏入家門,緊握著她的手時,告訴她:「我們回來了」,我們也開始頌讀了善終的禱文,姊妹掙紮地呼吸了一下,就安息主懷,息了地上的勞苦。這幾年來,嘉文接受了一個有一個的化療和電療,作為丈夫啟端弟兄,陪伴了她渡過了一個個的艱難歲月,他倆36年的婚姻中,彼此照顧,彼此扶持,不離不棄,共渡艱難歲月。每次見到這位姊妹,她都述說神的恩典,頻說「感謝神,每一天的生命是賺回來,牧師不用擔心我,我會每天都會倚靠祂。」她由少許痛楚到劇痛非常,她沒有抱怨,凡有弟兄姊妹探望她,她都以她生命來見證神的恩典夠她用。如果我們是她,或許我們沒有那麼堅定的信心。到了末期,她祈望能夠有體力來參加兒子的婚禮,醫生也不贊同她往倫敦,但神向她施恩,兒子婚禮一切順利,平安回來,記得她倆邀請我一同與她的兒媳吃飯,到了晚飯尾聲,嘉文著我早點回家並要小心駕駛,從這小事看到她經常為他人著想,一般人在安康時關懷他人或許有之,在病中關懷他人是少有的,在痛楚中關懷其他人則絕少僅有,嘉文姊妹就是例外的小數了。請為啟端弟兄禱告,失去至愛,調整生活,延續信心,都要我們支持他。兒媳因鍵和美銀,短期由喜悅與哀憂,也需要我們關懷和為他們禱告,「誰能隔絕我們與基督的愛呢?」,善終的安慰禱文,神的寬恕和慈愛臨到最後一口氣的嘉文,我只能相信這是最後的祝福,你會為他們禱告嗎?以馬內利!阿們。

日前,有中國學生到埃及盧克索旅遊,竟然在3,500年前的文物古蹟的神廟裡的浮雕上,刻上「丁錦昊到此一遊」的中文字!隨團的其他中國遊客表示:「我們試圖用紙巾擦掉這羞恥,但很難擦乾淨,又不能用水,這是古蹟文物呀。」

報章圖文並茂報導埃及盧克索神廟最裏面一個殿的石壁上,看到「丁錦昊到此一遊」的中文刻字。有些團友形容,這是「我們在埃及最難過的一刻。無地自容。」許多網民對此表示憤慨。概嘆有些同胞,經常在文物、景觀上刻畫「到此一遊」的行為,是國內遊客的陋習,他們可能沒想到這樣做會嚴重毀壞文物。國內報章調查所知「丁錦昊」是南京一名中學生。有網友直言,若身份屬實,盼孩子和家長能出來道歉。

我們華人旅遊文化裡,喜歡以最短時間,遊遍最多地方,到達景點,拍照後,即匆匆忙忙往下一個旅遊景點去,不大喜歡經歷當地的「文化風情」。牧師年青時,到過十多個國家,每到一站的城市,例必往當地街市觀光,我相信只在街市才能發掘到這城市的真貌和風土人情。華人旅遊多喜歡拍照留念便離開,如此這般,我們何不只購買攝得更專業的名信片呢?想來我們並不希望參加既辛勞又「走馬看花」一般地旅行。近年,華人遊客已不滿足於「到此一遊」,開始嚮往以「自由行」來體驗當地風土人情,這都是一種進步。我們作為基督徒,在信仰的旅程中,是否好像華人旅客一般的著重「到此一遊」呢?你是否滿足於「蜻蜓點水」式的來去匆匆呢?神廟裡刻上自己名字,只換來劣評如潮,倒不如「尋幽探秘」,這樣便可以豐富我們的旅遊經驗呢!當我們經歷「深度之旅」,我們便能夠承擔責任,作個屬靈的好導遊,帶領弟兄姊妹「往下紮根,往上結果」。你會享受屬靈之旅嗎?

過去的星期二,米都士堡的弟兄姊妹往湖區及利物浦旅行,當天天氣不錯,可惜旅遊車設備甚差,其間遇著大塞車,塞了兩小時,原先往的「目的地」也要臨時改動,塞車時車上空調不足,又沒有廁所,霎時令人沮喪,真是始料不及。在此向參加旅行的弟兄姊妹及其親友道歉。牧師曾經在紐約外圍花了九小時在公路上,後來才能塞進紐約市,當時有同搭這班車的人,有些人等候得太耐而與車長理論,有些人拷打車廂洩憤,有些嬰兒因肚餓而哭泣,有些人「冷言冷語」地抗議,情況混亂和騷攘,直至路面行車稍微好轉,才平靜下來。今次旅行雖然有阻滯,但參加者的大小也平安,都值得我們向神感恩。我也發覺,有些人雖有些微言,但沒有見到有人鼓噪,也沒有人跟司機理論。但這不代表我們此行成功,或許我們禱告不夠,或許我們只著重為當天的天氣禱告,而想不到會出現塞車。總之,無論行程安排以至路上塞車,都是我們輕率禱告有關,盼望我們都以詩篇 84:12「萬 軍 之 耶 和 華 阿 、 倚 靠 你 的 人 、 便 為 有 福 。」作為勉勵,下次籌備時也要引以為鑑。今次旅行,遇著不明朗因素,事情也叫我們棄餒,但我發覺我們的弟兄姊妹沒有大發怨言,這給我們慶幸沒有失去見證。或許「福杯滿溢」需要我們以「心境平和」地接受,而「噪動不安」,那會視為「有福」呢?盼望明年的旅行,能早作預備,多禱告,倚靠神就自然得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