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image RSS

一分鐘牧養

第二天52日(星期四) 達拉維夫– 地中海沿岸– 加利利(提比利亞)早上考察羅馬時代猶大的首都該撒利亞Caesarea的遺跡,如⼗字軍城堡遺跡及希律時代海港等。然後登上迦密山 Mt Carmel,就是以利亞先知大戰巴力450位先知的地方,和主前 200年加利利區的首都 Zippori。下午前往拿撒勒城參觀天使報喜堂 Church of the Anni­ci­ca­tion 和瑪利亞的井 Mary’s well。隨後前往迦拿 Cana參觀婚禮堂,記念耶穌行第⼀個水變酒的神蹟。晚上抵達提比利亞晚饍,並入住面向加利利湖的提比利亞Leonardo Club 酒店。
該撒利亞顯功勳
堤比利亞起風雲
先知報喜迦密山
婚筵延續在迦拿
早上驅車到該撒利亞位於地中海岸。這裡有大希律王於主前2210年之間所建的人工港,曾是這地區的重要港口,也是當年羅馬政府統治巴勒斯坦的政治中心。從遺蹟看到羅馬帝國工程建設宏偉,有歌劇院,賽車場,浴場等遺蹟,當年大希律王的功勳,在歷史長河算不得甚麼,《使徒行傳》提及該撒利亞共15次,使徒行傳記載,腓利向埃提阿伯的太監傳福音之後,繼續在亞鎖都直至該撒利亞一帶傳道(徒8:40)。提比利亞是以色列重要的大城之一,也是加利利湖畔最知名的城市。經過提比利亞海(即聖經的加利利海),湖光山色,盡入眼簾。跟著行程是上迦密山,山上建有修道院,有雕塑紀念以利亞先知大戰巴力450位先知的地方,牧師想起以利亞的風雲事跡,報喜訊後經不起耶洗別的威嚇,就如過山車般下滑,是喜、是憂就由讀者自已判斷了。下午前往拿撒勒城參觀天使報喜堂,牧師又想起依利莎伯的聖母頌,何等蒙福的馬利亞,天使人間齊報喜,美事一齊來。路經瑪利亞的井,耶穌與路經瑪利亞婦人井傍談道,將活水澆灌井傍之人,比飲完又飲勝得多。這天最後一站也與水有關連,母親若要迦拿婚筵停不了,母親聰穎子幫忙,婚筵飲勝又飲勝,盡興回首在迦拿。
文藝青年又稱文學青年,簡稱「文青」,原指愛好文學(文化、文創)的文藝青年;廿一世紀後用法發生變化,主要指拒絕跟隨大流,標誌自己與眾不同的志向品味的青年,英語譯為「Hipster」,牧師少年時已經開始投稿,今天當然不再屬於青年一族,最貼切稱號老文青,我自己喜寫作之外,也喜歡旅遊,年青是腳踏五大洲,到過很多​國家,近者亞洲的日本、韓國,遠者南美智利、亞根庭。但遺撼沒有去過以色列朝聖。今年昔逢友堂舉辦朝聖之旅,感謝主耶穌,有生之年能夠踏上朝聖之旅,就感恩無限了。也盼望做回「文青」,以報告文學與你們分享這份喜悅,若主願意,日後也能與你們一起朝聖,來共沐主恩。啊們。
第⼀天 51⽇ (星期三) 倫敦 Luton — 達拉維夫倫敦 Luton 機場早上 7:15集合。乘搭以⾊列航空直航機,班次 LY312 於早上9:50分前往以⾊列⾸都,達拉維夫 Tel Aviv。預計下午 16:40 抵達⽬的地,與當地導遊和司機接洽,然後乘旅遊⾞前往納坦亞Netanya。晚上在納坦亞晚饍,並入住⾯向地中海的納坦亞 King Solo­man 酒店。
第一天行程並不緊密,下機後搭乘巴士往酒店,途經時在車廂看風景,即興提詩如下:
沙漠江河盡入眼
花雖美麗葉扶持
期待面莎抽起時
百聞不如一見面
第一天沒有什麽特別節目,只是往以色列的航機保安比較嚴格,要早點去機場,同行者多為基督徒,有些抱觀光心態,有些想親自踏足聖地,有些想行耶穌行過的苦路,有些則懷著朝聖心情上路,雖然目的地一樣,正如人生道路,各取所需,各有所好。牧師憑詩寄意,揭開以色列的神秘面莎。下週再續……

在列王記上第十章記載士巴女王風聞所羅門王大有智慧,於是攜同臣僕及大量禮物覲見所羅門,所羅門王將她所問的都答上了,沒有一句不明白,不能答的。士巴眼見到群臣分列而坐,僕人兩旁侍立, 以及他們的衣服裝飾和酒政的衣服裝飾,又見他上耶和華殿的台階(或作他在耶和華殿裡所獻的燔祭),就詫異得神不守舍。在10:8你的臣子,你的僕人常侍立在你面前聽你智慧的話是有福的。士巴女王似乎敬服所羅門的智慧之外,她也看到所羅門如此大君王也敬畏耶和華。心情非常複雜也產生愛慕之情。傳說士巴回國之後,產下兒子(米理尼一世Menelik I),米理尼一世成年後往以色列留學,父親所羅門在他回國時,送給他一個約櫃的複製品,怎知米理尼一世上演偷龍轉鳳將真的約櫃運往埃賽俄比亞,傳說約櫃還留在埃國,牧師朝聖之旅剛遇上東正教主教Abba Are­gawi ,於是問他是否真有其事呢?他答:「是傳說而爾」。不過埃賽俄比亞確有稱為貝塔猶太人居住。以色列因埃國內戰而生拯救埃國猶太人的計劃,從1984年及1991年展開摩西行動及所羅門行動,以色列政府把猶太藉埃塞俄比亞猶太人空運回以色列,現時估計約有十三萬貝塔猶太人在以國定居。這個認祖關歸宗的行動,均顯示我們的神是顧念我們的神。我們雖然是外邦人,因著我們信主耶穌,就成為亞伯拉罕的後裔,都是能蒙福的人。我和主教雖然膚色不同,但因為是主內弟兄,彼此都是蒙恩的人。他邀請我日後往埃國找他,盼望主若願意,就能成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