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image RSS

一分鐘牧養

最近華倫•愛德華•巴菲特(Warren Edward Buffett,1930-),接受訪問,他所擁有的聲譽與財富,絕對可以說是位「成功人士」。但是當人們問他,什麼是成功呢?今年七十九歲的巴菲特,卻談起他的一位朋友。他說:他的朋友今年70多歲,是集中營的倖存者。當年,幸好有人掩護她,才得以存活下來,巴菲特感歎說,在你的一生中,如果有人能夠不惜個人安危來幫助你,那個幫你的人,你就是個「成功人士」了。另外,當你一把年幾,還為家人所愛,你就是個「成功人士」了。當你不是以金錢,而是以人格的魅力,結交了許多知心朋友,你也是個「成功人士」了。我想很多人提到巴菲特時,關注的焦點一定是他的經營與投資,沒想到他心裡的成功,卻是擁有關懷和愛,才是真正的「成功人士」。我們知道巴菲特白手起家,贏得財富之後,他並沒有住豪宅,買名車,收集藝術品,甚至沒有顯著的改善自己生活,仍然住在年輕時用3萬美元買的房子裡,過著簡樸的生活,三年前他把一輩子賺的錢都捐了出去。他還主張對富人徵收更高的稅,他認為財富取之於社會,必須回報於社會,賺錢不是自己來享受,而是要來救濟窮人。他說我們要做錢的主人,不是做錢的奴隸!巴菲特一生追求成功:人除了財富,親情之愛、夫妻之愛和朋友的信任與關懷之外,還需要有無私的愛。

上帝要帶領我們每一個人走人生不同的路程,或許我們無法像巴菲特奉獻出所有的財富,但是我們可以從愛自己做起,愛自己就是愛有上帝形像的你。當我們失望、懊惱陷入低潮的時候,換個角度想想,到底上帝讓我活在世上,是要我做什麼呢?用積極的態度來看人生。愛你自己,然後去愛那些照上帝形像所造的人,有時在我們家庭裡,會有讓你難堪的配偶,或叛逆的子女,或看不順眼的兄弟姊妹。這些家庭成員不是你可以挑選的,那就更加要你來愛他們。在教會裡的弟兄姊妹,也會有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個性、看法與你不合的人,你怎麼辦呢?學習去愛他們!還是堅持自我保護的意識,負面的看弟兄姊妹,疑似疑鬼,到處捉巫,那愛弟兄姊妹的心,自然掉棄了。那怎會成為成功的基督徒呢?盼望我們弟兄姊妹都能夠以愛相待。自然為「成功人士」了。

協和觸礁事故(Costa Con­cor­dia disaster),是指協和號於2012113日在義大利海岸部分沉沒的事件。當時該船載有4232名乘客,其中至少有32人死亡,包括4名乘客和一名船員。協和號災難中船長安全生還。115日,船長謝蒂諾和大副以疏忽、誤殺和在乘客完全疏散前就棄船等罪名被逮捕。

義大利傳媒在117日透露豪華郵輪「協和」號黑盒及船長斯凱蒂諾(Francesco Schettino)的手機通訊內容,揭示船長非但沒有及時拯救及展開疏散乘客的行動,還堅拒海岸警備隊官員的命令,也不肯返回船上指揮大局,棄船上岸,更企圖迅速登上計程車離開現場。

保羅說:「我想神把我們使徒明明列在末後,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林前四9

世界就像一個大舞台,每天有人出生,站上舞台;每刻有人離世下了舞台,地球上似乎有演不完的戲。各人擔任的角色不同,好比有小生、花旦、老生、老旦、苦旦、小丑、文生、武生、皇帝、元帥、將軍、嘍囉、員外、僕婢、奸臣、忠臣、盜賊、乞丐……。船難事件已經兩年時間了,死者已矣,但船長的棄守郵輪的行為,各方均遣譴責他沒有當好船長角色。基督徒在這事件中,怎樣去思考呢?

我們在世因信了耶穌,成為神的兒子,受洗歸入了基督,成為基督徒,以榮神益人為生活目標和行為準則。因此,屬乎基督的我們,都應該演好我們的角色。我們要問:為何要演好基督徒的角色呢?基督徒若是演員,真神就是導演;首先要有敬畏神的心,不但敬重、敬拜真神,又因敬愛神,深怕演不好會褻瀆神的名;演不精采,不能討神喜悅,也就是有「無論做什麼,都要為榮耀神而行」的信念了(林前十31),才能演好自己的角色。船長棄守郵輪的行為,令人覺得「可恥」,棄守基督徒的角色,你認為怎樣去看他們呢?今年的開始,就是一個好時機,重新立志當好基督徒角色,本年教會主題(在封面)就是一個劇本的指引,願你們演得出色,也演得討神喜悅,得獎而歸。阿們。

前文提要:蘇弟兄在手術前的那個星期六,願意將自己交託主耶穌,牧師便帶領他決志信耶穌,星期一的早上,牧師在火車站接載蘇太來醫院,蘇太透露蘇弟兄自小為家庭付出,隨了供養父母外,連他哥哥的兒子也負責教養和供他讀書。他來英國做工,每星期只有百七鎊,照顧一家人並不容易,但他也捱過了,得了身份之後,接了妻子來英團聚,以為從始有美好生活,怎知年前,時有感覺不舒服,以為是疲勞所至,想不到那麼年青(34歲)就心臟衰竭,幸好有一位基督徒社工幫忙,為我們奔走,才不會因得病而導致家庭經濟出現困難,總算減低了他們一些的顧慮。言談間,肯定了在曼城教會的一位姊妹,在人群中有需要的時候,幫助了他們,也向他們撒下了福音的種子。我們一起來到醫院,蘇弟兄已推進手術室多個小時,但還未出來。我便先行回去,著她有消息便打電話給我。第二天我再到醫院,蘇弟兄已經動了手術,身體插滿喉管,氣若如絲,蘇太告訴我,當她見到丈夫甦醒時,雖然沒有力氣,但第一時間說:「感謝天父」。蘇太也明白丈夫能夠有生命氣息,並不是偶然,雖然她不認識耶穌,只對基督教些微認識,但也感謝「蘇弟兄口中的天父」。他們經歷了自己不能掌握生命的轉接期,由第一天在醫院等候捐贈者去世,以為終 於等待到有捐贈者過世的機會,但拿了出來卻發覺並不合適,一切準備妥當換來空等一場,心臟一天天地衰竭,呼吸也顯得困難,醫生提議48小時內,如果等不到合適的心臟,唯有安裝一個電子心臟暫代行將費掉的衰竭心。我不知蘇弟兄在這48小時的等待期想些著什麼,或許想到年輕的妻子和年幼的兒子,萬一手術失敗怎麼辦呢?有誰可以倚靠呢?丈夫出來了,頻說向上帝感恩,蘇太也明白生命際遇非偶然,若不是上帝的保守,也不能活到今天。Joann也把握機會,引領蘇太決志,跟隨我們的主。蘇弟兄換了新心,又信了主耶穌,當然是新造的人,蘇姊妹沒有換一個新的心,但她從心出發,成為一個感恩的人,她也一個新造的人。你喜歡這對新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