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小朋友到玩過,「騎角馬」的遊戲,四川叫“馬馬架” ,“騎角馬”需要大人將小孩子捧到自已的肩頭,令小孩子能高瞻遠矚,通常父親都曾經與自已兒女玩過這個親匿的遊戲,這遊戲令我們的孩子樂趣無窮。 「騎角馬」有兒歌詠唱:「那是我小時候,常坐在父親的肩頭,父親是那登天的梯,父親是那拉車的牛,我便樂在其中」。記得小時候,我便幻想,如果我是一隻小鳥,爸爸的愛就是天空,讓我飛翔於父愛的關懷之中。如果我是一條小魚,爸爸的愛就是廣闊的海洋,我便能游弋於父愛的溫馨之中,自此我遊然自得。如果我的爸爸是一名普通的教師,在我眼裡卻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爸爸,他能造就很多的學生。我也幻想有一年的嚴冬,我上學時少穿了一點衣服,凍得抖顫時,爸爸突然出現在我眼前,搓著我的手給我取暖。當我從幻想回到現實的時候,總是令我迷惘。我的父親生前是個生意人,非常繁忙,過年時才能有機會向他說聲:「躬喜發財」,祈望那天得到一封大利士(紅包),我的成長期,我感覺父親對我的愛付出得不夠,但是我還是尊敬他,也體諒他為搵食而忙碌,也深信父親有他的難處,沒有時間陪伴著我。自從媽媽改嫁之後,彼此來往更加少之又少,直到接到他病重的消息,才趕往醫院見他的面,我坐在病床邊,看到他面色蒼白,歲月留痕,垂垂老矣的面孔,他說話也不清楚,我估量他時日不多,我不知為何故,我可以將已往遺撼,已往的不滿,已往的埋怨放下,愛父親的心重新點燃起來。香港曾經有一首流行曲名「空凳」內容有點意思:
空凳
一張丟空了無人坐的凳
仍令我再不禁地行近
曾在遠遠的以前
這凳子裡
父親仿似巨人
輕撫給腰背磨殘了的凳
無奈凳裡只有遺憾
在遠遠的以前
凳子很美
父親很少縐紋
獨望著空凳 願我能
再度和他促膝而坐
獨望著空凳 心難過
為何想講的從前不說清楚
曾懶說半句我愛他
懶說半句我愛他………
聖經說:「愛沒有懼怕」,趁著六月的父親節,你還有機會表達愛意的時候,與你的父親促膝而坐,告訴他「你的幻想」,若主願意,就可以「幻想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