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已故偉人之一曼特拉,領導了南非人民成功地推翻白人政策而成為總統,他成為總統後,放下仇恨,掌權後沒有清算白人,反而隨即推行種族和解運動,修補與白人的撕裂,贏得各國人民的贊賞,也留給後人看到寬恕比只強調公義,更具能量和道德的美善。
這兩個星期,全球多國市民,無懼疫症,跑出來示威,為了抗議美國黑人佛洛依德被警員跪頸死亡事件,它引發了各地示威和暴亂。美國部分民主黨議員在國會單膝下跪;也有警察當著群眾跪下,來表態支持示威者發聲是做得對的行動。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也單膝下跪,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及總議長佩西也下跪表示歉意和支持示威,這讓我們驚訝!原來東西方文化中,有個共同點,那就是「下跪」。
「下跪」是件多麼不容易的舉動。我常看到的「下跪」,多是平民百姓因受迫害或冤屈時,在無計可施情況下,向官員下跪陳情;或是喪禮上,生者向亡者跪送,以表達最深切的哀痛。若不是悲憤或悲痛到了極點,除了自己長輩至親,誰願意任意下跪呢?
「下跪的文化」是眾生平等的,沒有誰比誰高貴,所有的「歧視」都是「教育」出來的,不然這次美國的示威抗議,不會有那麼多白人也跟著出來疾呼「我不能呼吸」,「黑人也是人」。
很多時,我來到教會的大堂,面向十字架,雙腳跪下祈禱,今星期我走到教會門前用單腳來祈禱,因為美國人民彼此寬恕感動了我,我也用單腳為他們代求,讓他們也能「彼此寬恕」,下跪於人們的頸項是攻擊的行動,下跪於眾人面前是尋求寬恕表態。你下跪的目的是什麼呢?你會向誰下跪呢?真誠的下跪,主必悅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