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的羅大經《鶴林玉露》卷四:“常調官好作,家常飯好吃。”從典故來說,所謂「家常便飯」只用作客氣語,因為官員請客,在家常作菜也不會是簡單的一頓飯。耶穌基督的最後晚餐,是人類歷史著名的飯局,他們究竟吃了什麽呢?至今仍是一個謎,畫家達文西的名畫,著重表達耶穌門徒的面部表情,以驚恐、憤怒、懷疑、剖白等神態,以及手勢、眼神和行為,都刻畫得精細入微,惟妙惟肖,它現在收藏於意大利米蘭聖瑪利亞德爾格契修道院。至於桌上的菜譜,就沒有詳細的繪畫了。不過,根據猶太人逾越節的傳統,官方版本的菜單,主題是憶苦思甜。它是用來紀念以色列人在摩西的帶領下逃離埃及,摩西吩咐以色列人殺了羔羊。他們都聽從了。他們把羔羊的血塗在門上。災殃會越過門上塗血的家。若門上沒有血,那家長子必死。以色列人便烤羊羔的肉吃,他們都留在他們的家中。逾越節當晚耶穌喝了酒,吃了無酵餅,桌上還有像徵被奴役的苦菜,也有主菜烤羊。這是耶和華定下的規矩:主菜 — 烤全羊、配菜 — 苦菜、主食 — 無酵餅,飲料 — 紅葡萄酒。我們熟悉的聖餐情節,是仿效當天黃昏時分,耶穌拿起餅來,「這是我為你們捨棄的身體」,並端起葡萄酒,「這是用我血立的新約。」這頓飯有特殊意義的飯局,是耶穌基督刻意安排的,為的是讓後世的人紀念祂。
今天疫症肆虐,人們避疫於家中,三餐均要自已弄出來,出外購買食物也是指定日常作業,停工、停課期間,一家聚首的時間多了,自然要弄頓家常便飯,這是我們肉體的需要。聖餐則是紀念主,蘊含極大的屬靈意義,逾越節的膳餐有憶苦思甜的意思,到疫情過去,當我們領受聖餐時,毋忘主恩賜給我們有健康的身體,也毋忘主賜平安的福氣。家常便飯天天都可以吃,屬靈的聖餐,就要我們以感恩來領受,也需要我們以信心來領悟,就倍感甘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