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鷗(學名:Larus canus),它是一種中等體型的鳥類。一般吃小魚和其他水生生物為主,海鷗腿有斑環,羽毛白灰色,尾白色。海鷗飛翔時身姿健美,其身體下部的羽毛就像雪一樣晶瑩潔白,群飛時雪漂一樣。它沒有鷹類的霸氣,也沒有像天鵝般高貴,平實無華,討人喜愛。

海鷗是候鳥,主要在分佈在亞洲、歐洲、澳洲、阿拉斯加及北美洲西部,基本函蓋全球。冬季則會遷徙到南方沿海地區,棲息於海岸或內陸湖泊、河流。它們是群居的鳥類,當海鷗覓食的時候,都是個體來尋找食物,並不像獅子空群而出來搜獵動物,也沒有像鬣狗般只想竊取動物殘軀。魚群出沒時,他們便空群而出,各取所需。海鷗北上南飛,都為覓食而忙,但到達目的地時,總是群居起來互相照應,築巢而居,繁衍後代。每日靈糧的吸取,有點像個人覓食,群眾聚會也像群體覓食,各取所需,今天疫症當道,不便飛翔,那便窩居覓食,培養個人閱讀聖經及屬靈書籍,祈禱等待,休養生息,預備集體遷回老家,當疫症退卻,就是回歸之時。

著名詩人杜甫作了《旅夜書懷》

細草微風岸, 危檣獨夜舟。

星垂平野闊, 月湧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 官應老病休。

飄飄何所似? 天地一沙鷗。

現代譯本:微風吹拂著江邊的細草,豎立於小船的旗桿孤獨地高高掛著。星星睡於天邊,野外更顯寬闊;月光隨波湧動,大江滾滾東流。雖然我的文章著稱於世,但年老病多時,也應該休官了。自己到處漂泊為何呢?我好像天地間的一隻孤零的沙鷗。

杜甫自憐如孤單的沙鷗,基督徒就不一樣,是群鷗匯聚,敬拜天地真神,不孤不獨,起動時雖然個別飛翔,但總會聚在一起歇息,再次起行,飛往下一站。也不要像杜甫般自我稀虛自憐,主必與你同行,願平安歸與祂喜悅的人。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