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天 56⽇ (星期⼀) 耶路撒冷 — 死海 — ⾺薩達 Masada 早上離開耶路撒冷,南下猶⼤曠野,途經好撒瑪利亞⼈旅館,前往死海Dead Sea:地球上最低的湖泊。乘⾞沿著死海湖岸,前往⾺薩達 Masada,乘纜⾞登上岩⽯⼭上的城堡,世界遺產之⼀。隨後前往死海附近的綠休之地閒息,並暢「浮」世上鹽份極高的死海。在返回耶路撒冷之前,途經昆蘭Qumran,參觀發掘死海古卷的洞穴。傍晚回耶路撒冷晚餐,入住同⼀酒店。

那天来到死海,死海也称「鹽海」;位於以色列,約旦和巴勒斯坦交界,水源為約旦河。是世界上地勢最低的湖泊,死海的含鹽量是一般海水的8.6倍,高鹽度高使魚類無法生存於水中,所以含大量的鎂、鈉、鉀、鈣鹽等礦物质。聪明的犹太人,便利用死海的矿物质来制造美容产品,深受妇女欢迎。据说它对皮肤有美白作用,令死海矿物变黄金。牧师观察女士们的爱美天性,同行者购买了些美颜用品,大包小包购物回去,幸得师母不美颜,不然死海在我心。

死海美顏有得揀

大灑金錢搏倩影

自拍神器用得著

婦女新姿展美容

我们继续行程往参观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博物馆,死海古卷是目前最古老的希伯來聖經抄本(舊約),除了《聖經·以斯帖記》以外的《舊約全書》全部內容都能在死海古卷中找到。这个发现是由一個少年牧羊人的一頭羊進入了死海附近的洞穴裡,為了叫那頭羊出來,牧童便向洞裡投擲石块,心想迷路羊受惊吓便会跑出来,結果石头打着洞穴裡里的瓦罐,声响传回给牧羊人,因而發現這些藏着古卷的瓦罐。19482月送到美國耶魯大學,近東語言研究院院長Burrows博士進行查核後,证实古卷是羊皮紙,部分是紙莎草紙。抄寫的文字以希伯來文為主,當中也有少數由希臘文、亞蘭文、納巴提文和拉丁文寫成。有學者提出假說:這是公元66年至70年當時猶太人的奮銳黨反對羅馬帝國的起義(第一次猶太戰爭),被羅馬鎮壓失敗後,猶太文化面臨滅頂之災,一些猶太教徒便將古卷埋在死海附近荒涼而乾燥的地方,以求保全民族的文化。這些人便是爱色尼教派住在(昆蘭)社團,附近发现的古卷,与他们有莫大的关系。

下午我们参观世界遺產-馬薩達要塞,它是犹太人给革命失败後,余民逃亡到(昆蘭)这个荒芜之地,後来被羅馬追捕的猶太人陸續也來到這裡,建立了(昆蘭)社区,馬薩達便成為起義的最後據點。馬薩達地勢險峻居高臨下,但罗马军队认为一定要攻陷这个要塞,作为警示犹太人以後不得反叛罗马帝国。於是调动大批军队来剿灭据守孤城的犹太人。历史学家約瑟夫记录了当时羅馬軍隊以攻城槌雲梯與投石器並用,終於攻破馬薩達的城牆,当羅馬人进入要塞之後,發現要塞內已經空無一人,只看到約960具屍體、燒毀的建築和糧倉。原來猶太人在堡壘陷落之前,以集體自決方式決定選擇寧死也不投降集體自殺,他們用抽簽方式一個個將戰友殺死,最後僅有兩個大人和五個小孩躲在一處蓄水池裡得以倖免,後世才因此得知了破城前發生的故事。这标志着犹太人宁死不降的精神。牧师景仰他们的忠贞,咏诗如下:

猶太餘民守孤城

羅馬軍隊誓攻占

約瑟夫來留一把

𡚒死不降詠千秋

这诗是牧师当天最大的感受,犹太人不屈性格值得我们敬佩,愿与你们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