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頓生於英國倫敦,父母是德國猶太人,本姓為猶太姓氏Wertheim,後來姓氏改為Winton。溫頓出生時,父母才移民英國兩年。父母改信了基督教,溫頓亦有受洗。二戰前夕,溫頓是倫敦的一個股票交易員,時值29歲那年,他正過著正常生活。事緣1938年的一次旅遊,徹底改變了他的生命。那個聖誕節前夕,溫頓本打算往瑞士滑雪,但臨時改變計劃到了捷克,原本他是位「利己主義者」,對沒有利益的事情莫不關心。當他抵達捷克之後,目睹大批兒童難民被到迫害。面對這些孩子時,他無法再「無動於哀」。就開始投入拯救被納粹迫害的孩子,於是他聯同友人在布拉格的一間飯店成立辦公室。專門負責救助兒童。在當時納粹迫害下,很多猶太人的父母都想把孩子送到安全的國家。溫頓開始在英國登報尋找願意收養這些孩子的家庭,也負責為每個孩子籌務£50(當地捷克政府要收取的費用),救助工作危險而艱辛,受到納粹黨百般的阻撓,他四處奔走,動用各種關係,終於用了8列火車,承載669個孩子逃離了地獄,載往英國交給收養家庭。他從納粹的魔爪中拯救了這班個孩子,卻沉默了半個世紀。溫頓後來參戰,戰後過著結婚生子的平凡人生活,也沒有刻意提及這段往事,直到半個世紀後,1988年的某一天,他的妻子在打掃閣樓時發現了一本塵封已久的剪貼冊,上面完整記錄了50年前溫頓救助孩子的名單。妻子才發現了這件震撼事件,隨後她找到了英國的一位歷史學家,將溫頓寫給那600被救孩子的信及250封孩子的回信,一拼交給那位歷史學家。這事才公開於世。 1988年(同年),英國BBC邀請溫頓參加電視節目《這就是人生》,主持人卻拿出了那本剪貼冊,並報導了溫頓當年的事蹟。主持人並說:「我們今天還請來了當年的倖存者之一」。沒想到,竟然就是坐在溫頓老先生旁邊的女士。全場報以熱烈的掌聲。他所拯救的兒童暱稱「溫頓的孩子」(Winton Children)。捷克總統在2014年授予溫頓捷克最高等的勳章白獅勳章。他過世時,英國首相卡梅倫在2015年在溫頓的過世的追悼上說:「世界失去了一位偉人。從大屠殺營救下這麼多孩子,我們永遠不會忘記溫頓爵士活出人性的光輝。」其實平凡人也可以做不平凡的事,「利己主義者」也可以變成「利他主義者」。溫頓結婚生子,過的平凡生活,可以活出不平凡。你、我都是平凡人,也可以做出不平凡的事,牧師盼望你們可以在平凡的人生中,活出不平凡。或許沒有人會嘉獎你,全知的天父,必暗中察看,給你們更大、更美的獎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