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image RSS

一分鐘牧養

宋朝的羅大經《鶴林玉露》卷四:“常調官好作,家常飯好吃。”從典故來說,所謂「家常便飯」只用作客氣語,因為官員請客,在家常作菜也不會是簡單的一頓飯。耶穌基督的最後晚餐,是人類歷史著名的飯局,他們究竟吃了什麽呢?至今仍是一個謎,畫家達文西的名畫,著重表達耶穌門徒的面部表情,以驚恐、憤怒、懷疑、剖白等神態,以及手勢、眼神和行為,都刻畫得精細入微,惟妙惟肖,它現在收藏於意大利米蘭聖瑪利亞德爾格契修道院。至於桌上的菜譜,就沒有詳細的繪畫了。不過,根據猶太人逾越節的傳統,官方版本的菜單,主題是憶苦思甜。它是用來紀念以色列人在摩西的帶領下逃離埃及,摩西吩咐以色列人殺了羔羊。他們都聽從了。他們把羔羊的血塗在門上。災殃會越過門上塗血的家。若門上沒有血,那家長子必死。以色列人便烤羊羔的肉吃,他們都留在他們的家中。逾越節當晚耶穌喝了酒,吃了無酵餅,桌上還有像徵被奴役的苦菜,也有主菜烤羊。這是耶和華定下的規矩:主菜 — 烤全羊、配菜 — 苦菜、主食 — 無酵餅,飲料 — 紅葡萄酒。我們熟悉的聖餐情節,是仿效當天黃昏時分,耶穌拿起餅來,「這是我為你們捨棄的身體」,並端起葡萄酒,「這是用我血立的新約。」這頓飯有特殊意義的飯局,是耶穌基督刻意安排的,為的是讓後世的人紀念祂。
今天疫症肆虐,人們避疫於家中,三餐均要自已弄出來,出外購買食物也是指定日常作業,停工、停課期間,一家聚首的時間多了,自然要弄頓家常便飯,這是我們肉體的需要。聖餐則是紀念主,蘊含極大的屬靈意義,逾越節的膳餐有憶苦思甜的意思,到疫情過去,當我們領受聖餐時,毋忘主恩賜給我們有健康的身體,也毋忘主賜平安的福氣。家常便飯天天都可以吃,屬靈的聖餐,就要我們以感恩來領受,也需要我們以信心來領悟,就倍感甘甜了。

疫症下政府的「居家令」,要求民眾留在家裡,除了出外購買食品或放狗之外,居民只可每天外出散步一次。牧師遵行有關禁令,徒步前往購買糧食,途經清幽小徑,春夏之際,百花盛開,甚是美麗。花朵在東、西方文化中都被賦予了特定的內涵。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不少花卉展現美好的性格特徵:梅花象徵著民族之風骨,菊花象徵著文人之高潔,牡丹象徵著富人之華貴,蘭花象徵著君子之氣節。在西方文化中,對各種花朵象徵意義稱為花語,比如紅玫瑰象徵愛情、美麗和熱情,罌粟花象徵對死亡的悼唁,百合花在葬禮中像徵著“復活”和“生命”等。此外,花朵也比喻為女性。花朵用途廣泛,可入藥,可作茶,可入膳,可觀償,聖經雅歌書2:12我是沙崙的玫瑰花,是谷中的百合花。我的佳偶在女子中,好像荊棘裏的百合花。我們喜歡惜花之人、卻惱怒摧花殺手,浪漫的求婚者必備鑽介和花朵,喪禮也必備花朵作為最後的敬意。現今疫症橫行,家中惜花者,請多欣賞,多栽培,我行經的路邊野花處處,可源路欣賞,也帶給我思想神奇妙在大自然中作為,這也是疫情下的舒展方式之一。馬太福音6:25「 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為身體憂慮穿甚麼.生命不勝於飲食麼、身體不勝於衣裳麼。6:26 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他.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麼。6:27 你們那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或作使身量多加一肘呢〕6:28 何必為衣裳憂慮呢.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他也不勞苦、也不紡線.6:29 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6:30 你們這小信的人哪、野地裡的草、今天還在、明天就丟在爐裡、 神還給他這樣的妝飾、何況你們呢。」我們在疫情下,我們不會太重視吃甚麼、喝甚麼、穿什麽,只會將目標放在防疫上,但掌管生命的神叫我們不要憂慮,祂用野地裡的百合花來說明,就是所羅門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毋忘在疫情下送一束鮮花給你的至親,告訴他們:我們不是比百合花珍貴嗎?主必看顧我們的。

海鷗(學名:Larus canus),它是一種中等體型的鳥類。一般吃小魚和其他水生生物為主,海鷗腿有斑環,羽毛白灰色,尾白色。海鷗飛翔時身姿健美,其身體下部的羽毛就像雪一樣晶瑩潔白,群飛時雪漂一樣。它沒有鷹類的霸氣,也沒有像天鵝般高貴,平實無華,討人喜愛。

海鷗是候鳥,主要在分佈在亞洲、歐洲、澳洲、阿拉斯加及北美洲西部,基本函蓋全球。冬季則會遷徙到南方沿海地區,棲息於海岸或內陸湖泊、河流。它們是群居的鳥類,當海鷗覓食的時候,都是個體來尋找食物,並不像獅子空群而出來搜獵動物,也沒有像鬣狗般只想竊取動物殘軀。魚群出沒時,他們便空群而出,各取所需。海鷗北上南飛,都為覓食而忙,但到達目的地時,總是群居起來互相照應,築巢而居,繁衍後代。每日靈糧的吸取,有點像個人覓食,群眾聚會也像群體覓食,各取所需,今天疫症當道,不便飛翔,那便窩居覓食,培養個人閱讀聖經及屬靈書籍,祈禱等待,休養生息,預備集體遷回老家,當疫症退卻,就是回歸之時。

著名詩人杜甫作了《旅夜書懷》

細草微風岸, 危檣獨夜舟。

星垂平野闊, 月湧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 官應老病休。

飄飄何所似? 天地一沙鷗。

現代譯本:微風吹拂著江邊的細草,豎立於小船的旗桿孤獨地高高掛著。星星睡於天邊,野外更顯寬闊;月光隨波湧動,大江滾滾東流。雖然我的文章著稱於世,但年老病多時,也應該休官了。自己到處漂泊為何呢?我好像天地間的一隻孤零的沙鷗。

杜甫自憐如孤單的沙鷗,基督徒就不一樣,是群鷗匯聚,敬拜天地真神,不孤不獨,起動時雖然個別飛翔,但總會聚在一起歇息,再次起行,飛往下一站。也不要像杜甫般自我稀虛自憐,主必與你同行,願平安歸與祂喜悅的人。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