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旅遊目的,多為利用餘閒來休息,也有些則抱文化觀光心態來體驗當地人的生活,但更多人以吃、喝、玩、樂為旅遊最終目的。在旅遊期間,我們少不免會拍照留念。在旅遊景點拍攝「到此一遊」是常態,如果我們找不到人來幫忙我們拍照,「自拍」也常用的方法。上星期趁著假期,我和師母往波蘭的克拉科夫旅遊,目的是參觀奧斯威辛集中營及改編自真人真事電影「舒特拉名單」的工廠,兩者真實反影第二次大戰期間,德國納粹黨屠殺猶太人的罪行,參觀奧斯威辛集中營,集中營遺址入口長五米,重四十一公斤的著名標誌-「勞動帶來自由」,它欺騙送來的猶太人,也包括波蘭人及吉卜賽人等,以為真的有希望被釋放。館裡陳列很多受害者的遺物,也參觀了毒氣室,展覽一些幅幅被處決的圖畫,介紹將活人作實驗的醫院,展現人間地獄曾經在這裡發生過的現實。參觀期間,我們都沒心情將自己影像攝入營裡的場景,也看不到其他人自拍「到此一遊」。幾乎每個參觀者都心情尋重,此行給我們很多反思,為什麼人類會做這樣的大惡呢?當納粹黨屠殺猶太人的時候,神在那裡呢?感謝主,第二天參觀「舒特拉名單」的工廠時,神給我看到人性光輝的一面,舒特拉是一名納粹黨黨員,經常對德意志國防軍和黨衛隊的官員大筆大筆地進行賄賂,以便獲得更多的採購權。舒特拉經營在軍方的讚助下開辦起軍用餐具廠。工廠開辦後,舒特拉負責去取悅納粹黨,獲得了“Herr Direktor”的頭銜,其工作夥伴斯特恩則負責處理一切管理事務。舒特拉以低於一般波蘭人的工錢來聘請波蘭猶太人在自己工廠工作,(其實所謂的“工錢”工人們一分拿不到,全部都要上交給黨衛隊)。其夥伴斯特恩則費盡心思來偽造文書,讓盡量多的人表面上看起來符合“對德國打仗有利”這一條件,而將一些猶太人從集中營拯救出來,往工廠裡打工,免受被送往集中營給殘害。這份名單上的人,都是舒特拉所謂的“技術嫻熟”的工人的名字。對於奧斯威辛集中營裡的人來說,自己的名字能在名單上,則意味著生與死之別。雖然這份名單只拯救超過1100名他工廠裡的猶太人。但神在沒有希望的年代,帶給猶太人一絲曙光。當希特拉領導的納粹黨將猶太人推入毒氣室,舒特拉就歇力來保護猶太人,如果你代入當時環境,你會冒險拿出勇氣去拯救人嗎?克拉科夫不是熱門的旅遊地點,參觀集中營和舒特拉工廠,給我聯想幸福不是必然的,在任何年代神還是掌管歷史,有世上確有苦難,也有善良的一面。這個非一般的旅遊地方,值得我們基督徒一生起碼參觀一次,我相信它能警惕我們,給我們生命教育,比吃、喝、玩、樂更有裨益。阿們。

不經不覺,我來了東北教區服侍已經十年了,記得當年,我抱著熱誠來到這裡,以為憑著神學訓練,給弟兄姊妹身教,就能造就他們,教會就會興旺起來。因我明白只講不做,弟兄姊妹看在眼裡,怎會認同我的服侍呢?於是我以身作則,以為弟兄姊妹自會跟隨,怎不知只是自己一相情願的想法,認同和回應的弟兄姊妹極少。在服侍中:

我愛我的兒女,但在服侍上,我以主耶穌為優先,但有弟兄姊妹卻將讓家庭優先,兒女變身自己的偶像。

馬太福音6:33 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我幫助有需要的人,弟兄姊妹卻是冷眼傍觀。

利未記23:22 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

我盡力奉獻,弟兄姊妹認為是你自己的事。

哈該書1:45 這殿仍然荒涼你們自己還住天花板的房屋麼? 現在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省察自己的行為。

我並不吝嗇,弟兄姊妹卻說:「吝嗇無罪」又將吝嗇概念帶進教會。

以賽亞書32:7 吝嗇人所用的法子是惡的他圖謀惡計用謊言毀滅謙卑人窮乏人講公理的時候他也是這樣行。

你們喜歡聽道,但不喜歡去行道。卻說:「聽不明白」。我想就算讀經,虛心的聽,也會受惠。

馬可福音4:1112 耶穌對他們說:神國的奧秘只叫你們知道,若是對外人講,凡事就用比喻, 叫他們看是看見,卻不曉得;聽是聽見卻不明白恐怕他們迴轉過來就得赦免。

我盡量出席聚會及努力參與查經,弟兄姊妹及同工們卻有各種理由不出席聚會,或不持續參與。

希伯來書10:25 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原文作看見〕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

我暗示、明示,身教了十年,好像沒有用處。嚴厲的說,恐怕你們受不了。輕鬆的幽默,卻收不到果效。你們沒有自省,永遠都是人家的錯,永遠都說:「有難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說:「這些思想太極端。」聖經對你們來說就是真的極端嗎? 。或許讓你們找到最佳的藉口,來消滅聖靈的感動?我無話可說了,只可說:「我身教牧養你們,我失敗、失敗、失敗了」。我不知如何上路,趁著年終,坦白的說出來。詩篇119:104105 我藉著你的訓詞得以明白,所以我恨一切的假道。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我曾用燈籠在市集去找一個真誠的人,我盼望你們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 2018年的開始,如果你真有心悔改,就記熟這些經文,作為自己的勉勵,到了年終,就能成為別人的身教榜樣,那時就坦然地說:「成功、成功、成功了。」我不灰心,因為聖靈必向你們說話,有耳聽的應當聽,你們總結自己一下再上路,總比三年又三年,永不悔改。請不要再令聖靈為你們擔憂,請為自己祈禱,迎接新一年來臨,行出信仰真締,就更像主的門徒。

美國時代周刊宣告的2017年的年度「風雲人物」,並不是傑出人物,而是勇於開腔指控、推動社會不再容忍那些「性侵犯」或「性騷擾」者作惡,鼓勵群眾作「打破沉默者Silence Breakers」,舉起「MeToo(我也是)」牌子,揭發施侵者惡行,運動也讚揚有關人士勇敢站起來,推動認同「停止性侵」運動。早前好萊烏揭發電影大亨性侵韋斯丁性侵女星大醜聞,一石激起千重浪。引發從影藝界開始,蔓延至體壇及其他界別。香港的運動員呂麗瑤,日前也在網上自揭曾經遭到「性侵犯」。我們教會幾年前,已經推行,安全係數課程,旨在提醒弟兄姊妹留意安全係數,當中包括保護兒童及弱勢長者的欺凌或性侵。申命記10:17因為耶和華你們的神他是萬神之神、萬主之主、至大的神、大有能力、大而可畏、不以貌取人、也不受賄賂。 10:18他為孤兒寡婦伸冤、又憐愛寄居的、賜給他衣食。 10:19所以你們要憐愛寄居的、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耶和華明令選民要照顧弱勢社群,憐愛寄居者,擁有權力的人,不要仗著權力,對弱勢社群欺凌,倒要要憐愛他們。基督徒相信人人都會犯罪,除了克己之外,還要有社會制約來管轄自已。在教會服侍的弟兄姊妹,為了避免弱勢弟兄姊妹對自己的感情依賴,也要注意安全係數意識管理,例如在教會進行面單獨面談,最好在公眾地方或開著門或在玻璃的房間,繼避免受到試探。我們活在現今社會,基督徒的責任是傳福音和修補罪惡帶來的傷害,憐愛就是對弱勢社群的回應。盼望弟兄姊妹明白我們是世上的寄居者,就憐愛在地上寄居的人。

聖經記載東方的三博士在耶穌基督降生的那一夜,帶著黃金、乳香和末藥來朝見耶穌。在最後的廿四小時,博士們跟著星星的引路,來到耶路撒冷已經天亮了,星星的指引就暫時停住,博士們商議找希律王問問,是否猶太王出生於此地呢?希律王召集文士相議,均指出歷代先知預言是猶太的百利恆。博士們根據這個說法,也確認星星引路無誤,最後就找到了耶穌基督。博士們沿路有星指引,但白晝怎會有星呢?我想他們可能晝伏夜行,日間在炎熱的曠野幹甚麽呢?或許他們以駱駝的影子遮陰,炎夏休息時喝點水,彼此閒話家常,他們可能傾談,尋找新生君王是否真的有意義嗎?找不到我們怎向家人和孩子交代呢?作為父親,我們是一個負責任的父親嗎?我們遠行是否不理會家人的生活呢?誰養育他們呢?掉棄看著孩子成長和家庭生活值得嗎?千萬個理由叫他們停止追星,是否要回頭呢?他們起行惟一的信念,就是誓要找到新生的君王。今天,很多基督徒半生不死,就是不肯為我們的信念犧牲,不肯掉棄心中的偶像。神學家田立克認為,凡取代神的地位的東西就是偶像,包括我們的家庭和兒女。我們熟悉的馬太6:33 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博士們的最後廿四小時,不再是討論,是行動的時候,上好的福份,就是不走回頭路,我們要忍耐等候黃昏,晨星再現,就指向馬槽,繼續前行,就一定見到主面。半途而廢,就枉此生了。

年幾大、好懷舊,星期四下大雪,不能出門,牧師在家中安靜看文章,也看YouTube 視頻,回想青年時代,凡聖誕臨近,電視總會播放某個汽水的歌唱廣告,廣告中用了「四海一家(中譯)We are the World」作背景音樂,憑歌寄意,倡導世界和平或關顧兒童,它是一首1985年的慈善籌款歌曲。撇開汽水廣告借用作音樂背景不談,它確實是一首好歌,當年匯聚歌唱界精英,例如米高積遜、卜戴倫、Simon & Garfunkel的西門等21位獨唱和21位和唱及八位演奏者,和諧地用合唱這首歌曲。1985年至今已經三十二年了,好歌雋永,百聽不厭。但我想到九十後、二千年出生後的年青人,沒有興趣聽這歌詞也很自然,不竟那些年,他們還未出生。我真的盼望這代的年青人能夠承傳上一代的福音使命。語言表達方式縱然不同,我深信福音的大能,能夠超越時代。啟示錄3:7「你要寫信給非拉鐵非教會的使者說:『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說:3: 8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新一代的信徒,能夠掌握新的傳媒工具,Facebook、WhatApp、We chat 等等。或許就是時候譜新曲來傳揚主名。開啟新的門,就無人能關掉。門需要有門僮[1]來開門,讓眾人進入,作主的門僮,除了為人開門,也是主預備授業的門生。你願意做主的門僮嗎?

[1]《隸釋·漢泰山都尉孔宙碑陰附文》 宋 洪適 釋:“其親受業則曰弟子,以久次相傳授則曰門生,未冠則曰門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