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興環保,市面很多用紙章,都是環保合成的再造紙,用這些紙張,可以說:「既環保又衛生」。但收集紙張再做時的過程,環境並不太衛生,甚至有點骯髒,但經過消毒處理之後,然後再經過加工,就可以成為有用的環保紙。今日的婚禮,Rocky和 Gisela結婚,兩個人以前都像一張白紙,有自己的背景,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個性,兩個人活在不同的世界。或許他們都有用過普通紙來素描,或許也有用過紙張來寫個字,或許都有用過紙張來打印照片、文字或圖案。好比生命旅程中的好事壞事,這些紙張都曾經使用過。不過,從今天開始,就揭開新的一頁,我很欣賞Rocky和 Gisela,雖然已經在Bath舉行過法律上的儀式,已經成為合法夫妻。但他們堅持要在上帝面前,舉行聖婚禮,在神面前許願,在神面前立約,接受上帝的祝福。在這裡我代表上帝賜福給他們,願他們一生一世在主內彼此相愛,保護Rocky和 Gisela,直至與你見面。從今天起Rocky和 Gisela將會由多張紙章變成合成的環保用紙,既然是一張合成紙章,就不能分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被上帝使用時,就只有一張紙,讓上帝在紙上任意書寫。在生活層面上,Rocky和 Gisela也可以用這張環保紙,一齊畫畫,一起作詩,一起寫字,一起傳情達意,既浪漫又環保。今天你們都來到杜倫堂,參加Rocky和 Gisela的婚禮,就像將一張普通紙,掉進環保箱裡。上帝將你的參與,變成不可分割的環保紙的一部份。今天,這對新人蒙主祝福,你們因此感染到上帝賜下的福氣。願上帝扶持他們,走向同一方向,成為上帝使用的環保紙,榮神益人。阿們。

近日,我往杜倫市中心辦事,隨時隨地都遇見華人留學生在街上走動,有些趕往學校上課,有些購物後拿著大包小包回家,照我觀察所得,近年學生們在學期開始不久,男、女同學很快就開始約會,我看到有些蜜運中的同學,在街上不時表現態度親暱,羨煞傍人。我相信他們開始的時候,或許還未認定對方,或許未向父母提及,但兩情相悅,整體來說都是好事。最近,有一對男、女生來找我為他們的感情認定來祈禱,盼望神賜福給這段感情,讓他們行在愛中,彼此認定。我很欣賞他們開始的時候,就讓上帝的祝福先行,介入他倆們這段的感情。我想:「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當然他們在主內仍然要彼此經營,面對壓力時,也要彼此扶持,一心一意地走下去。在主面前接受祝福;雖然沒有婚禮的誓言的承諾那麼嚴肅。但讓上帝的祝福先行,總是值得弟兄姊妹們來學習。傳道書4:910節「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若是跌倒,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身跌倒,沒有別人扶起他來,這人就有禍了。」。上帝是公平的,給人有自由意志,你願意將愛情的主權交給主,或是將神放在一邊,先(拍拖[1])才找神來認可呢?弟兄姊妹找牧師幫忙結婚者眾,在一段感情開始時候,就找牧師祈禱則是少有的,盼望他們有好的開始,又有好的收成。結伴同行,主領倆諧,彼此祝福。阿們。


[1] 香港人稱男、女朋友約會稱為「拍拖」,目的一般是培養愛情、鞏固感情、選擇配偶。

近年,香港及台灣的年青人,流行共享居所,即時由年青人組織起來,租住一所房子,除了自己房間之外,屋內設備及空間均可共享,概念有點像大學宿舍或共租學生屋。這個現象的發生與年青人想獨立自住,因為他們沒有能力租住整間房子或沒有能力擁有自已的居所。據報導共享居所涉及好與壞、喜與悲,群居適應,互相遷就,都需要年青人彼此學習。其實教會也像共住的大家庭,有老有少,雖然我們可能每週才見面幾小時,見面時問問平安,關心對方的工作、事業或健康。這與共享居所時,也能保持個人生活空間。有人說,多年不見的朋友若突然有一天聯絡你,很可能是這三個目的之一:向你借錢、向你推直銷、向你傳福音。為什麼基督徒一信主之後就為主「狂熱」,逢人便積極分享福音,有的還讓人感覺有點「侵略性」呢?甚至他們在遭人拒絕,被擺臉色,被貼標籤之後,仍然努力不懈,絲毫不放棄。有些基督徒不只傳福音給親朋好友,他們更會走上大街小巷,逐家逐戶「叩門」來傳福音。難道教會裡有獎勵制度,可以領獎金嗎?到底基督徒熱心傳福音的原因是什麼呢?羅馬書開頭的話,傳福音的內容不是別的,而是神的兒子基督耶穌。所以使徒行傳八章45節說:『那些分散的人就往各處去,傳神的話為福音。腓利下撒瑪利亞城去,向他們傳揚基督。』十一章20節也說:『他們到了安提阿,也向希利尼人講論,傳主耶穌為福音。』既然福音是共享的,福音就不是閉著門來講來傳,現時潮流興共享單車,共享居所,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器。我們為何不將「福音」共享呢?請活用你的面書Facebook, What­App 程式和微訊Wechat等可作為共享工具,才活用共享精神。阿們。

日本流行「謝罪代行會社」,業務發展成熟。如「謝罪屋」的官方網頁列明代客致電收費一萬日元,面談則至少兩萬日元。他們列出成功處理個案,包括家庭糾紛、企業商務,更附代表的「道歉者」的個人簡介,註明該員有燦爛笑容,溫柔個性。另外,謝罪公司可以按客戶要求,找相關口音謝罪員或穿著指定服飾,不節不扣地來完成任務,務必令客戶滿意。亞洲的「道歉文化」,既深厚又源遠流長,要達成一個道歉,必先有過錯,但有些所謂「過錯」,很多時只是不同觀點引起的矛盾。也可能是怕麻煩,息事寧人而已。我們基督徒所認識的「認罪」和「悔改」就不是怕麻煩和息事寧人,而是自我反醒及聖靈感動而作出認罪和悔改。中國人時時將悔改變成一個詞語,我認為這個詞語是由兩個單獨的字組成,即是「悔」和「改」,有「悔」未必「改」,有「改」未必「悔」,例如:我「後悔」偷竊給警察拿著,但未必會改變偷竊習慣,英文的(悔是Confess)和(改是Repent ) 「悔」簡單來說是後悔,「改」就是改變,悔改是因為後悔而改變。馬太3:2天国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這是呼籲我們要悔改。謝罪文化衍生的「謝罪代行會社」,雖然代表向當事人謝罪,但遠不及自己親自謝罪來得真實,路加福音 15:10我告訴你們、一个罪人悔改、在神的使者面前、也是這样為他歡喜。神是慈悲和憐憫的神,只要我們認罪悔改,祂必赦免我們的過犯,塗抹我們的罪。我們不用聘請謝罪公司,自己認罪悔改就可以了。

最近,很多網絡紅人突然冒起,簡稱「網紅」,他們在網上或手機Apps走紅,點擊率數以萬計,據聞有人年薪賺過百萬。他們不是什麼出名的主播,亦不是電影明星,也不是電視藝員,但卻在網上走紅。有些是憑樣貌吸睛,有些憑口材吸好,有些憑嗲聲嗲氣,有些嘟嘴成名。不過,最多的「網紅」,卻是普通人一名,他們將自己日常生活擺上視頻(YouTube),卻樂得大紅大紫。最典型莫於在英國有一對領宗援為生的夫妻,每天將生活上網報導,如果烹調,如何帶孩子,如何領救濟金,如何購物,都一一詳盡報導,引來大批民眾收看。為什群眾對他們感興趣呢?我想民眾喜歡偷窺人家的生活,好像幾年前的電視真人騷(Big Brother),也受到歡迎。我們基督徒也喜歡打聽弟兄姊妹的日常生活,或許是出於關心,或許出於為他們祈禱,或許有出於好奇(香港稱為八掛)。盼望我們都不是為了要窺視人家的生活,而打探弟兄姊妹的近況。耶穌基督曾經差譴十二門徒出去,給他們權柄 、能趕逐污鬼、並醫治各樣的病症 。太10:7隨走隨傳、說、天國 近了 。太10:11你們無論進那 一城、那一村 、要打聽那裡誰是好人、就住在他家、直住到走的時候 。經文告訴我們,門徒去到那裡,都先打聽附近的好人,就住在他家,這個家庭因此便蒙福。既然我們化精力來打探人們的家事,倒不如聽主耶穌的吩咐,多打聽誰人需要福音,就往那裡去傳「天國近了」。「網紅」年代,人人都是記者,盼望你們為福音的原故,多奔走,多傳,多講,做一個天國特派的「網紅」。